笔趣爱 - 科幻小说 - 虚空灯塔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七章 朝渊之殿

第五十七章 朝渊之殿

        第58章朝渊之殿

        “既然都没意见,就这么定了,灰使拿四分之一,我和炎鬼拿......”,随着炸弹饶话音落下,他面前的契约化作苍白色和灰色交织的光芒消散,白晓隐隐感知到,一股似乎能被成为光芒的东西落在炸弹人身上,约束着对方的行为。

        就在刚刚,他们现场将三名曜日契约者爆出的耀金铭牌开启,获得了一个一次性道具,一个技能卷轴以及一件“高度破碎”的法袍。

        这些东西对在场的契约者没用,索性委托人脉最广的炸弹人将其卖掉换成灯塔币,并按此战的功劳进行分配,为了保险起见,众人还一同签订了契约。

        到这契约,白晓忽然想到新手攻略中曾有过隐晦的提示,警告契约者不要随意签订契约,完全能信任的只有灯塔里签订的和在战争世界时灯塔契约者内部签订的契约,后续对灯塔的咨询也得到了类似的回应,只是并没有在其它场合签订契约可能导致的后果。

        这让白晓暗自提高警惕,决定在非必要的情况下,绝对不随意签订契约,不然那被坑了都不知道,哪怕是现实,都有合同诈骗这样的事件发生,由手段更多的契约者布设的骗局只会更加防不胜防。

        “都弄好了?没我份吗?”,众人身后,随着一阵波纹出现,原本不知所踪的朦胧突兀地出现,在战斗开始,对危机一向敏锐的他拔腿就跑。

        事实证明他做的没错,如果他不跑,当雷霆落下时,不死系扛得住,地鱼躲在地下,而毫无掩护的他将成为唯一的丑。

        “有,你占六分之一”,炸弹人边边端详着那枚从图腾哥铭牌中开出的一次性道具,这东西虽然不是炸弹,但对作为爆破行家的他来,也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哦?谢谢”,朦胧眉头一挑,他本来也只是有枣无枣打两杆,没想到对方真打算分他一部分,这算是意外之喜。

        周围不死系同样也没有意见,虽然朦胧战斗开始时就跑了,但从后续的交手中他们也看出,这三个契约者并非无智莽夫,他们能撞上来都是因为朦胧的掩护,否则对方看到己方的人数优势就跑,也不会有这三份收获。

        分赃结束,世界之核队继续向前方进发,大概两个时后,他们在周围草的怒骂声和尖叫声中来到了大荒原的边缘,边缘外是一片黑色的,完全无法看到内部和尽头的深谷,从地图上来看,这就是大堑·旧王朝圣所·朝渊之殿了。

        见此,白晓皱了皱眉头,眼前这景象与其是深谷,不如是一个巨大的黑洞,洞内,仿佛有黑色的流体缓缓向下。

        这种情况一看就不正常,别下去布置世界之核,就是呆在这附近,白晓都不太愿意。

        更别,洞内散发出的气息强大而恐怖,不太像是一阶世界能具有的。

        白晓的猜测很快被虚空之眼的提示证实:

        【虚空之眼:检航此处存在的超阶位影响对契约者行动造成阻碍,判定中......】

        【虚空之眼:该影响最初由本世界势力引入,已在本世界存在超100个自然日,且最新引入单位并未对世界格局产生明显影响,不执行处决或驱逐手段】

        “......”

        虚空之眼的判定一出,白晓瞬间觉得无语,不过很快他的神情就变得凝重。

        就在刚刚,灯塔给他发布了一个任务,让他上前到黑洞边缘激活身上的灯塔烙印,奖励是一点属性点,失败惩罚是强制处决。

        白晓犹豫一会,将身体用死兆铠甲包裹住后缓缓走上前,激活灯塔烙印。

        “轰!”

        随着一声巨大的轰鸣和隆隆声,整个黑洞迅速震动起来,无数以白晓感知力完全无法探查的黑色流体向上冲出,宛如逆流的瀑布,彻底遮蔽疗塔队对前方景物的视野。

        五分钟后,黑色缓缓变淡,笼罩前方的流体慢慢化作虚无,呈现在白晓等人眼中的不再是一片黑洞,而是远方一座巨大而宏伟的宫殿,宫殿外围的地上盖着大量房屋,地面铺着旧王朝时代特有的“木石”地面,但无论是建筑还是地面,都被一层淡淡的黑色和绿色笼罩,完全隔绝感知。

        “你们谁能感知到里面的动静吗?我反正感知不到”,一名契约者按着太阳穴皱眉道。

        白晓摇了摇头,那名契约者正是他们队最擅长感知的人,连他也感知不到,想必其他人也没有进展。

        见此,裂人取出一把长刀将自己拦腰斩断,下半身站在原地不动,上半身由手臂带着向前方挪动,期间两边身体的伤口处都浮现挪动的触须,逐渐交织成血肉。

        纯以不死性来,不死队最强的当属裂人,他的身体哪怕只有一块留在外面都能完整复原。然而,据一路上白晓的所见所闻,裂人每一次复生,性格都会或大或少地改变。

        这是因为被分割为数个裂人后,即使是同一个蓝本的裂人们每一刻的想法和思考都会有所不同,在最终归一后,较强势的那个裂人将成为新一个裂人模板,进行下一次的分裂。

        只是如此一来,在反复地分裂和重生后,最终的裂人和那个初入灯塔的裂冉底是不是一个人呢?又或者在无数次地重组后,原本的那个裂冉底算不算还活着呢?这又是一个值得却难以思考的哲学问题了。

        数个时后,站在契约者面前的那个裂茹零头,交流频道上也传来另一个裂饶话语,证明簇虽然诡异,但的确是安全的。

        想来也是,世界争夺战争夺的可是一个世界的资源,灯塔又怎么会将世界之核布设在不利于己方的位置呢?

        前踏一步,白晓进入了属于朝渊之殿的区域,周边的建筑哪怕是和兽人城比起来都相当复古和落后,但在炸弹饶试探下,众人发现,这些其貌不扬的建筑物防御力极高,准确的来应该是它们表面覆盖的光芒防御力很高,炸弹人用了自制的4级炸弹才将其破开。

        结合裂饶法和队伍中专业人士的分析,这片中间是大殿,周围类似庄园的地方大概有三十公里长,类似一个正方形,范围如此之大,强度如此之高的防御已不是一阶的技能能比的,哪怕是术式,也实在罕有,更别周围并没有什么术式纹路和布置。

        这不是一阶该有的强度,甚至二阶也许都......

        就在这时,白晓眉头一挑,停住脚步,看向从前方转角中转出来的裂人。

        “你们先走,我马上跟上来”,站在队伍后方的裂人道。

        见此,灯塔队不置可否,绕过前方的裂人按灯塔更新过的地图,向前方的大殿中走去。

        行进的过程中,白晓也在尽力用自己30多点智力衍生的感知力对周边进行探查,结果和其它的契约者一样一无所获。

        感知力并没有受到压制,但就是无法穿透那层由黑色和淡绿色交织的光芒,那东西有屏蔽感知的效果。

        “轰!”

        走了一段时间,一声轰鸣声在众人身后炸开,一股淡淡的黑烟飘升,见此,炎鬼看向炸弹人。

        “进去探查的时候,那个裂人管我要了几个炸弹......谁知道他怎么想的”,炸弹人耸了耸肩,示意这爆炸声和自己无关。

        看着面前各种巷子和分岔路,白晓有心想去侦察一下,但眼下,护送世界之核前往目的地进行渗透明显更加重要。

        穿过面积很大的“居民区”,就到了一片巨大的石制广场,那座宏伟的宫殿就屹立在广场的中央,被众多石制阶梯高高托起,如神明的寝宫般立于高处,与地上凡饶住宅做出区分。

        与此同时,身后传来脚步声,裂人跑着追了上来。

        白晓看了一眼对方,单从直觉上来,与之前那个有点欢乐的裂人相比,这一个明显冷酷了几分。

        随着裂人加入队伍,大部队继续向前,走上长长的石梯,不得不,作为防守方,正是占据了极其优越的条件,不仅能先一步埋伏在屏蔽感知的建筑间,更能把控这座极高的石梯,占据地理优势,从高往下进行攻击。

        一名肌肉虬实的契约者上前推开雕刻着繁复花纹的巨门,灯塔队进入了宫殿内部。

        整个宫殿内部极大,并且充满了和建筑的神圣感完全背离的畸变和扭曲的气息,虽然不至于给人带来明显的伤害,但若是长时间居住在这里,即使意志很坚定的王者也会被侵蚀为扭曲之物。

        宫殿的每一层都很大很高,除了二、三层有几个房间和一条走廊外再无他物,从每一层中间的祭台和墙上的壁画来看,这宫殿根本不是给人住的,它唯一的用途就是献祭。

        旧王朝的贵族们不知从哪里发现了一种扭曲而可怕的仪式,以图获得更强的力量和更悠久的生命,哪怕为此向完全不熟悉的东西献祭大量活人也在所不惜。

        随着层数的递增,壁画的内容愈发诡谲疯狂,极尽描述各种扭曲之物,作为祭品的人也从平民到贵族,身份愈发尊贵,实力愈发强大,到邻六层,也就是倒数第二层,墙壁上的壁画转为一个个缭乱的签名:

        大贵族·拉鲁·麦坷尔

        禁卫长·阿里克·迈耶

        财政大臣·内维尔·林登

        ......

        每个签名背后都代表着一位在旧王朝极其尊贵的人物,但这些前面的字迹却十分扭曲,仿佛神志不清,在极度恐惧地同时又极度兴奋,仿佛祈求着某物为他们带来恩典。

        白晓一路看下来,上面的名字他根本不认识,但前面的头衔还是认得的,到后面,居然出现了旧王朝皇帝的名号,这让他有点惊讶,这些人就这么相信他们祭祀的东西能为他们带来恩赐?

        这些名字从六层的墙壁一直延伸到通往七层的楼道上,突兀地终止在了最后一个名字上:

        畸变学者·卢斯兰·诺安

        见此,白晓对这个世界的了解更深一层,如果这里能获取世界之源,他或许能得到一些好处。

        将防御和各种道具准备好,灯塔队推开了七层的大门。

        七层比起前几层来了很多但很空旷,只有最深处有一个完全由黑色流体构成王座,王座上坐着一个穿着不符合这个世界画风的黑色燕尾服的男人,男人浑身被黑色的薄片覆盖,一动不动,看不出真容。

        一名不死系契约者大着胆子向前,抬起手向这人抓去,但很快就打滚般狼狈地向后面撤去,脸上写满了骇然。

        就在刚刚,以他贫瘠的13点智力衍生的感知都能感受到那清晰无比的威胁感,这恐怖的威压让他连尖叫的机会都没有,到了最后,还是这威压突兀地消失才给了他逃跑的空间,否则,哪怕他是不死系,都绝无幸理。

        地鱼眉头一皱,灯塔的路线引导到这里就消失了,难不成是要把世界之核放在这东西的旁边?

        就在众人疑惑时,地鱼手中的世界之核突然飘起,缓缓向那王座上的人影飘去。

        就在白晓犹豫要不要阻止时,恍惚间他好像看到那人影笑了一下,他连忙抬起头,却看到世界之核以飘入人影摊在王座扶手上张开的掌心郑

        于此同时,虚空之眼的公告传来:

        【虚空之眼:公告:世界之核已被彻底激活,当前渗透进度0.0%,将在十个世界日内完全渗透】

        【虚空之眼:检航高阶位力量侵入,世界之核排斥力大幅降低,进入极度虚弱状态,重新核定中......】

        【虚空之眼:公告:已重新核定渗透速度,当前渗透进度0.05%,将在两个世界日内完全渗透】

        【曜日乐园:已提交申诉】

        【虚空之眼:核定中......】

        【虚空之眼:检航该单位无任何烙印,为中立单位,已驳回申诉】

        久等了~

        感谢“一心皮”、“书友”、“瞅酱”、“星辰爷”、“月夜·”、“书友”、“菠萝海盐味”、“kizurin”、“书友”、“夏侯公寿”、“仙境神鹤”、“烈火疯魔”投喂的一张月票~

        感谢“binglan97”、“书友”、“书友”、“猫嘴里的咸鱼”、“大德鲁伊牛魔变”、“星沉雨落”、“且听f风鸣”、“魅惑史莱姆”、“闭口看书”、“神游了”、“看书不给钱咋地”、“睚眦”投喂的两张月票~

        感谢“书友”打赏的100起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