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爱 - 科幻小说 - 虚空灯塔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 巨人

第三十五章 巨人

        望着这狗剑豪,白晓眉头微皱,手下却毫不犹豫地打出四道死兆,同时身体快速前冲。

        他不畏惧钝击和穿刺,面对足以斩落肢体的斩击却有些无奈,趁着身上加持的属性点还在,最好速战速决,如若不然,就遁回后方。

        望着对方身上涌动的灰光,风之剑豪·彭帕准备前冲进行瞬斩的脚步猛地一顿,这四道死兆,一道瞄准心脏,剩下三道封死左右上三个逃生空间,只能硬挡。

        仅仅只是一个眨眼,死兆就已近在眼前,生死关头,彭帕瞳孔猛缩,在他视野中,据离心脏不到半米远的灰光猛然变慢起来。

        “狂风·繁斩”

        彭帕猛地一握剑柄,九道银色的斩痕瞬间凭空交织着出现在他的身前,将袭来的死兆尽数湮灭。

        “舍生技·刹那”

        “舍生技·共死”

        “舍身技·怒风·狂流”

        没有一剑一式的对轰和试探,彭帕直接使出了他压箱底的搏命技能,在近距离真切地感受到死兆那极度危险的气息后,彭帕就明白他绝无可能活着赢下这场战斗。

        后悔吗?

        或许吧,无论如何,心念电转的抉择就导致了一场有死无生的战斗,未免太过草率。

        逃?

        不存在的,他们这一系传承,从拔剑开始,就无后撤可言,否则失去了一往无前的剑心,他又会变回那个资质低下,受狗欺侮的拖油瓶。

        我宁可作为剑豪战死沙场!

        过往的一生飞快在彭帕脑中掠过,将他最后的一丝后悔与摇摆冲刷殆尽,他从未感到自己如此的......纯粹。

        帝国的强者,你有幸见到这世上,最快的一剑!

        白晓瞳孔猛缩,在他视野里,对面这狗剑豪突兀地消失了,这并非是使用了瞬移一类的技能,而是对方速度太快,已经超过了他的神经反射。

        “砰!”

        构筑在前方的屏障瞬间破碎,锋锐而危险的剑意几乎未有半分衰减,但也就是屏障破碎的那一刻,对方的身形从疾速中缓了半分,显露出来。

        “剥离!”

        与此同时,五六十道死兆从他身周涌现,不分敌我地向四面八方射出。

        【你获得敏捷+6,持续19秒】

        【你获得12点战功】

        【你获得21点战功】

        【你获得9点战功】

        ......

        “厉害”

        白晓沙哑着声音说道,一手按住头顶,一手捏住脖子,不让脑袋掉下来。

        击杀提示没有传来,白晓身形僵硬地转身望去,风之剑豪·彭帕撑着剑柄,背向战线,身体仍旧傲然挺立,躯干上有三处被死兆贯穿的空洞,生命气息已十分微弱。

        死兆凝聚,彭帕却没给白晓补刀的机会,单手猛地发力,狂涌的风系能量灌注于剑,随后向天空用力一抛,长剑如箭矢般飞速向兽人方射去,不给任何人拦截的机会。

        “怒勒特斯!”,大吼出老友的名字,彭帕眼中的光泽迅速消散,不仅如此,整个身体也快速干枯,在倒地之前便已灰飞烟灭。

        【你已击杀风之剑豪·彭帕·格拉斯,贡献度为100%,获得战功2500点】

        击杀提示传来,白晓松了口气,同时眼前一亮,在剑豪死去的地方,静静地飘着一个泛泛着光芒的蓝色宝箱。

        居然有宝箱,还是蓝色宝箱!

        即使是白晓,心里也微微有点激动,这是他第一次开出蓝色的宝箱,收获感拉满,不枉刚刚被一剑斩首的战斗。

        彭帕强吗?不强,正常战斗下白晓用死兆都能点死他。但搏命的彭帕非常强,此等极速,必定是以生命本源为代价的,也就是白晓有无要害化身躯,换了任何一個契约者来,都是死路一条。

        虽然不明白对方为什么拼着生命枯竭也要斩杀自己一个不知名的“帝国杂碎”,但白晓没有多说什么,对于这种强者,他虽然没有多么尊重,但也不会刻意嘲笑。

        生命值还剩下77%,事实上,那快如闪电的斩首因未能成功将白晓“头身分离”,只扣了他不到1%的血,伤害的大头来自于超量释放死兆引起的过载。

        23%的生命值只需要15秒就能完全恢复,但这是在战场,拥有完好的状态非常重要,加之因为风之剑豪的死,周围一圈狗头人士兵红着眼睛向自己冲来,白晓当即决定使用复生本源。

        脖子上的伤口迅速愈合,不到两秒,生命值重归100%,进化体·支配没有其它同星种族那么多的的花里胡哨,只有堪称逆天的正面作战能力。

        低头躲过一个狗头人狂怒中毫无章法的挥刀,白晓刚想反击,一根长矛就刺穿了对方的心脏。

        不知何时,四散远离的帝国军又重新聚拢在白晓周围,这并非是什么义气,而是风之剑豪的死让他们意识到,这个穿着灰衣服的,是己方的超级大爹,输出奇高无比,虽然存在误伤的可能,但只要保证对方的输出环境,己方同胞能少死很多人。

        饶是如此,在蜂拥而来的狗头人不要命地进攻下,这部分士兵也逐渐显露颓势。

        白晓当然不可能看着他们死,不说战功需要获取,单是这些人聚在身边就能充当肉盾和掩护的作用,能多一点是一点。

        “杂碎,我要你......”,面前将一名帝国士兵锤杀的狗头人还未来得及放出狠话,就被死兆击穿了心脏。

        彭帕都被白晓宰了,如果不能形成合围,这些低阶狗头兵来多少都是战功。

        这片小战区中,原本均匀分散的狗头人不断向着白晓涌来,这让其它与兽人厮杀的帝国军压力骤减,本来不断被渗透的战线顿时有了稳住的趋势。

        意气用事,此乃战场大忌,联盟军这些兽人的军事素质根本比不上帝国军的十分之一。

        但正是这样毫无章法,毫无纪律的军队却在近身血战上将帝国军压制,白晓估计这些兽人的力、敏、体三大属性加起来起码比帝国士兵高了八九点。

        刀剑入肉的割裂声,重锤砸下的破风声不绝于耳,在鲜血飞溅,血肉模糊的战场上,所有人都忘了一切,脑中所记得的,唯有手中的刀与敌人的头,以及那嗜血的疯狂。

        此刻白晓距离开始的位置已经后退了数十米,他身旁的帝国士兵已经换了不只一批,前方那数十米堆满了一摞摞帝国士兵和狗头人的尸体。

        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的狗头人不断地向前涌,白晓来者不拒,但凡是出现在视野中的,都免费赠送一发死兆,来一个杀一个,来一群杀一群,他已经不清楚自己杀了多少了,旁边的灯塔提示一直在滚动,他根本没有时间去看。

        距离斩杀彭帕已经过去两个小时,一点冰凉出现在脸上,正将一名狗头人斩杀的白晓一愣,转而想到,这冰凉的触感是点点雨水。

        ......

        “唉!”

        联盟军后方,高台上的怒勒特斯叹了口气,狗头人的冲动和疯狂在他的意料之中,毕竟相当多的狗族青年是听着风之剑豪的故事长大的。

        真正让他叹息的是,哪怕彭帕将生死置之度外,也未能与那名超凡者同归于尽,甚至于这名超凡者此刻还生龙活虎地在屠杀着狗族士兵,那前进的数十米,不知是多少狗头人用生命堆起的。

        他了解他的这名老友,若是对方战死,必定是使出全力,付出一切后,轰轰烈烈地战死的。

        帝国的超凡者,已经如此强大了吗?

        “长官,大剑豪的剑找回来了”,台下,一名气喘吁吁的狗族斥候双手捧着剑报告道。

        “没有刺到别人吧?”,回过神的怒勒特斯问了一句,他不想自己老友剑上最后沾的血是同族人的。

        “没有,剑落在很后面,而且是剑柄着地的”,斥候说着,眼里划过一丝悲痛。

        “嗯”

        怒勒特斯将剑接过,剑身被柔顺的风系能量包裹,无从展示它的锋利。

        真是个温柔的男人啊......

        怒勒特斯心中微微一痛,转而被愤怒取代。

        放心好了,我一定会将它,插在不朽堡垒的王座上!

        “将军!”

        一名斥候的喊声将怒勒特斯拉回现实,迅速整理了下思绪,他的目光重新被冷峻和坚毅替代。

        身为统帅,战场上愣神几秒已是相当奢侈。

        “说”

        “援军!援军马上就到了!大概在黎明后就能到达!”,斥候的语气带着压抑不住的喜悦和激动。

        “知道了,继续汇报,频率不变”,冷静地将命令下达,怒勒特斯又喊来一旁待命的狮族斥候。

        “怎么样?还是没解决吗?”,怒勒特斯脸上并无多少喜色,就在一个多小时前,他被告知所有在外的斥候都与己方中断联系,派人调查后只发现几具被超凡力量轰死的尸体。

        有超凡者在刻意狙击己方的斥候,让自己变成瞎子!

        “还没,前面还没消息”,狮族斥候缩了缩脖子。

        “什么?是没消息还是都死了?”,怒勒特斯的音调微微提高。

        到现在,他还是没能接受对方原本废拉不堪,在几场战争中都被打的屁滚尿流的超凡者忽然变得极其强大起来。

        “没有消息,可能......”,狮族斥候没有再说下去,对于斥候来说,没有消息基本就是死了。

        “知道了”,怒勒特斯摆了摆手,示意对方继续侦察。

        到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对方来的援军不强......不,甚至均势都行,在大风暴过后,己方的肉搏优势被体现的淋漓尽致,对方的远程超凡者也被暗夜精灵压制,这样拖下去,己方的优势会越来越大。

        看了眼远方一处被帝国军反冲的战场,怒勒特斯拿起一旁的风语石,冷酷地说道:“四区,放箭!”。

        双方弓箭阵型采取的策略很简单,就是哪边战场上敌军占了较大的优势,就向哪边放箭,哪怕那个区域有小部分自己人也在所不惜。

        虽然联盟方中,精灵族加持过的箭矢具有一定的敌我识别功能,但仍然保持宁错杀不放过的原则,尽管在这血腥的战场上为兽族带来了不小的优势,仍然有不少兽人死在自己人箭下。

        战争,就是这么残酷。

        “去你妈的!”,一个拿着重剑的重装战士一剑捅入面前牛头人的心脏,随后一脚将其踢开。

        “呼!”

        破风声传来,一把重锤从上方袭来,重装战士将手中的盾牌举起,随后被猛烈的锤击撞得单膝跪地,堪堪挡住了致命的一击。

        “老杜,小心!”

        “噗!”

        大吼声传来,老杜却已被后方的狗头人的利刃刺穿颈脖,近身战争已经持续了两个多小时了,激烈的厮杀让前方的契约者甚至来不及喝一口药水,状态相当之差,更别说老杜他们冒险团的奶妈,在一个多小时前就被横冲而来的牛头小队顶了个对穿。

        “卧槽!”

        望着重装战士老杜身死,后方一点的轻装战士和普通法师都面露绝望,他们冒险团的坦克和重装都战死了,原本勉强维持的防线瞬间被破坏,不一会大量红着眼的兽人向他们涌来,将这一个86人的中型冒险团彻底覆灭。

        至此,团灭在战场上的第一个冒险团出现,别看后方超远程法师和狙击手打的爽,前方的契约者其实都死伤惨重,被这些皮糙肉厚又悍不畏死的兽人打的怀疑人生。

        归根到底,大多数契约者其实都不喜欢这种大规模战役,他们能杀几十个甚至数百个兽人,但面对这种数十万人的大规模交战,根本没有空间和时间给他们回复状态,一旦队伍里的奶妈或坦克身死,团灭只是时间问题。

        当然,相比于喜欢抱团的契约者,独行者在这种战役中存活可能更大,因为他们基本都是多属性发展,即使不是也会用技能或装备弥补弱点,这让他们几乎没有短板,对上这种数值不高但数量很多的士兵,能战斗很久。

        “咚!”

        “咚!”

        一声声沉闷的响声自联盟军后方传来,这让战场上疯狂的厮杀都减缓了一瞬,顺着帝国士兵恐惧的目光,可以看到,远处地平线上正出现一个个密密麻麻逐渐靠近的小黑点,小黑点附近,还有几个体型更大的黑点,那些沉闷的踩踏声似乎正是他们发出的。

        “巨人!”,一名帝国士兵几乎忽略了横扫而来的重锤,语气艰涩地喊道。